返回首页

唐宋苑,元明清,元在中间

作者:乐乐  |  学校:乐乐课堂  |  时间:2020-06-30

方塘鉴开,云影徘徊,边城暮雨,碧草连天,总怀一种相思,只道两处闲愁。梦悠悠,水东流,长江有意化作泪,都到心头。感慨唐宋佳诗,苑中难储;感叹明清妙句,理趣昂然;唯嗟来一个元朝,引得无数英雄,挽穹弓,射大雕。

唐宋苑

碧水丹山,峰回路转,一夕轻雷,垂下丝丝细雨,蒙蒙陇陇。深巷中杏花轻唱,晓枝上芍药含情。惊起佳人,却道依旧海棠。出门去,松间沙路,留下万点沙坑;开窗来,一时间,放入满屋春风。墙内佳人,秋千荡;路上行人,倚杖行。墙内一枝红杏,闹意正浓;墙外满地春晖,泻乳流银。待到行人扣开门弦,噫一声,好个万紫千红;佳人流走,娇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携手来至苑中,桃花雨纷纷,映红人面桃花;坐至闺中,道说兰溪三日,雨水轻轻,春光融融;行人离去,不见半片飞鸿,只剩秋闺中怨女将泪痕轻拭……

唐宋苑,关住太多有情少女,藏住太多旖旎春光,荡一下艳波,就能将历史湮没,却少了后来行人,信息时代带来太多快餐文化,带来太多匆匆步伐,太多的露脐装,迷你裙,在眼前飞晃,哪还有人再看你的颦颦曼妙,气度雍容。哎一声,笑东风,桃花依旧。

马萧萧,人去去,陇云愁,谁人再上最高楼?

明清轩

旷野新晴,只有灯下虫鸣。有人道明清轩,一溪水,半峰残月;一点愁,半亩芭蕉,总希望天公重抖擞,却不知代出的才人已各领风骚。孰不知神话丹青的袁牧,早道出“人间始觉重西湖”;殊不知,化作落红的龚自珍,已吟出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;再看那洞察儒学的朱熹,为我们注入源头活水;再看那咬定青山的郑板桥,一枝一叶依旧关情;于是于谦唱“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”;于是王冕吟“不要人夸好颜色,要留清白在人间”;于是太多的于是,雨晴云散,满江月明,浮光粼粼,碧瓦参差,少了太多雕梁画栋,多了很多绿水长松。风愈大,心愈坚,纵使风有东南西北,我心一直向东,像曹雪芹的偷来梨蕊三分;如林黛玉的借来梅魂一缕,傲雪欺寒。

我知道,山峰过后,就过了颠峰,少了唐宋的俊朗,来至幽谷就是明清的昂然。三分情,化作翠竹凌云;一句话,定下壮丽人生。于是幽谷飘香。

谈到明清,人们想到的大多是明朝宫中的木匠皇帝和清末四遁的辱国君王,却忘了明清轩中真正的脊梁。虚心竹有低头叶,傲骨梅无仰面枝。明清轩像朵荷花,不知是我恋荷花,还是荷花恋我,我只知道我看见了明清轩真正的主人。

元在中间

周德清说,长江万里白如练;我却道,元朝疆土万里绵绵。塞草连天,月似钩,沙如雪。降落长河落日,升起烽火狼烟。正是铁木真的铁雪丹心,才有了马上催的铜板琵琶。骑一匹马,就可以驰骋天下,留下多少事成为古今佳话。如满月的雕弓,射下的又岂止是一只天狼,它象征的是一颗驰骋自由的心在不断的飞翔。折翅化蝶,淬羽成仙,心随梦,飞向天边。来不及,将一切实现;留不下,半点雄胆。如今的中国人,少的就是那分豪迈。英雄恨,古近泪,万里别,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?

这篇散文用词用语信手拈来、纯熟精到,甚为感叹!再看引用的素材或者诗歌,比如袁牧、朱熹、郑板桥等,足见小作者的语文素养之深厚,通览全篇,难掩风流才气。

不满意这篇作文?
我要点评《唐宋苑,元明清,元在中间》
描写细腻20
语言优美18
中心突出17
结构严谨17
选材新颖16
过渡自然16
详略得当16
感情真挚15
情感不真实11
表达不准确9
语言平淡8
选材欠妥8
详略不当8
中心不突出8
我要评论《唐宋苑,元明清,元在中间》
返回首页
数据库直读,耗时58.277毫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