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童话大全首页 经典童话 寓言故事 幸运五分彩怎么玩 神话故事 专题童话 儿童故事 童话作文

洞头海洋动物故事

  • 2014-04-26 06:50:12 想吃海鸥的鲨鱼
    一日,正涨潮,鲨鱼张开大嘴,吞吃被潮水冲来的虾子和小鱼。吃饱了,它浮在水面,凸起大肚子,眯上双眼正养神,只听到“呀”、“呀”的叫声。眼睛睁开一看,嗬,是一只海鸥,扇扇翅膀,在跟着浪嬉闹。鲨鱼火冒三丈:“海里的鱼虾,见了我让三分。独独这小子,敢在我头上吵吵闹闹。好,好,你来送死,我也不客气,就给我当当点心!”鲨鱼越想越气,看准海鸥,憋住气,一下窜出水面去咬。海鸥一扇翅膀,“嗖”,飞出一箭远。鲨鱼紧追紧赶,不肯放。等它追到,海鸥又翅膀一扇上了天。鲨鱼气得两只眼睛卵石大,只是喘粗气。鲨鱼看看追不着,就起了歪心肝。它浮在水面上,尾不甩鳍不摆,一动不动等着。一会儿。海鸥又飞过来了。它看看鲨鱼不在,又“呀”、“呀”赶着浪玩。玩累了,它看海面上有一块黑礁石,就息了翅膀停下,想歇一歇。嘿,这哪是什么礁石,正是浮在水面的鲨鱼呀!也真巧,海鸥一脚踩在鲨鱼的头顶边。鲨鱼一口咬了过去,把尾巴咬住了。海鸥拼命扇翅膀,“扑、扑、扑”,要飞走。鲨鱼的气力大呀,它下死力咬住海鸥,一松也不松。海鸥挣了一阵,逃不脱。它不甘心落入鲨鱼肚,想了个法子,“叽叽叽”笑起来,自言自语讲:“嘻嘻,都说鲨鱼聪明,今日看来,原来是傻瓜!看它咬的是什么地方呀!我是靠翅膀飞的,它怎么只咬尾巴不咬翅膀呢?”鲨鱼一听,暗想:“哎呀,这小子讲得对,我一时气昏了!咬它的翅膀才对!”松开牙,伸嘴去咬海鸥的翅膀。谁知它的嘴才一松,海鸥拍拍翅膀,逃了。鲨鱼后悔呵,也没办法了。海鸥飞到海边,先在浅海里翻了两翻,把全身翻得水淋淋的,又飞到沙滩上滚了两滚,全身粘满了沙子。搞妥当了,它就飞呀飞,飞呀飞,飞去找鲨鱼。鲨鱼抓不到海鸥,心里正懊丧,气得全身没一丝力,浮在水面,盘算下一次怎样来对付海鸥。正想着,又听到海鸥的叫声。它想:“这次得留着神,设法抓住它!”就怒冲冲瞪大眼睛盯着海鸥。海鸥飞到鲨鱼头顶,说:“鲨鱼王呀,你想吃点心呀?呶,我给你送来了!”说完全身羽毛抖动。鲨鱼瞪大眼睛看着,只听“哗哗”一阵响,海风吹着沙粒,一颗颗都准准刮入鲨鱼眼睛里。它只觉得眼前一黑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鲨鱼就这样败在小海鸥的手里。陈懿琛[讲述] 邱国鹰[记录整理]
  • 2014-04-26 06:50:14 青鲨大王上钩
    渔人的网扦插在海中,网住的大多是鳓鱼、黄鱼,独有青鲨鱼不怕。它嘴巴大,牙齿尖,一触到网,又咬又撞,三下两下,就把网撞破一个大洞,脱开身了。它认定自己的本领在海中算最大,就自称起大王来了。这青鲨大王是馋嘴大王呀,它不相帮别的鱼,反倒转过身吞吃入了网的鱼。平常在海里碰到鳓鱼、黄鱼的,也龇着牙要吞。不过,这没入网的鱼可不比入了网的那么容易吃到嘴,它们会逃呀。青鲨鱼觉得这样追着吃太费劲,也太失大王的威风了。一天,它游到鳓鱼和黄鱼的住处,大声宣布:“喂,该死的鳓鱼、黄鱼们,你们听着:为了使你们能安安心心过日子,我再也不随便乱吃你们了。不过,孝敬大王是你们的本分。从明天起,你们每天都要献上一条鱼来,供大王我享用!”青鲨说完,甩甩尾巴走了。这一下,鳓鱼、黄鱼们乱了。它们暗暗伤心:青鲨大王惹不起,可谁又愿意去送死呀!唉,这件事难办呵。第二天,众鱼正在为难,一条小鳓鱼挺出身来说了:“反正躲不了这个厄运,还是让我先去吧!”众鱼舍不得,但是一时又没有别的法子,只得含着泪把它送走。小鳓鱼游呀游的,身子触到一个什么东西。细细一看,嗬,一个弯钩,吊着一块鱼饵。弯钩大,鱼饵小,尖尖的钩子都露了出来,一闪一闪的。鳓鱼围着它转了一圈又一圈,心里一动,想出一个惩办青鲨的好法子来了。它高兴地往回游,找到鳓鱼黄鱼们,把自己的办法讲了出来。众鱼都说好,马上按计而行。小鳓鱼带着一条黄鱼,游到鱼钩旁,一边一个紧贴着,把鱼钩遮得严严密密的,不露半点痕迹,又叫一条老鳓鱼去“请”青鲨。老鳓鱼找到青鲨,装出必恭必敬的样子说:“尊敬的大王呀,我们照你的旨令,给你备下丰盛的点心啦,请大王快去享用吧!”青鲨听了,别提多高兴了,傲慢地答应说:“那好嘛,你领路吧!”老鳓鱼领着青鲨游了一程又一程,指着前面说:“呶,前面就是!”青鲨抬眼一看,真的,一条鳓鱼,一条黄鱼,规规矩矩在那边等着哩!它一阵高兴,箭一样直冲过去,张开大口就咬。小鳓鱼和黄鱼各自翻了个身子,“嗖”地一下离开了鱼钩。青鲨来势猛,馋劲大,一口咬下去,不偏不斜,正咬中鱼钩,钩尖一下戳中了它的喉咙。它急了,又甩尾巴又摇身子想挣脱,它不知道鱼钩不比网,越挣扎,鱼钩就戳得越深。青鲨就这样上了钩。陈懿琛[讲述] 邱国鹰[记录整理]
  • 2014-04-26 06:50:16 带鱼和鲨鱼
    古时候,带鱼的样子不像现在这样扁扁的,它又圆又长,像支竹筒。鲨鱼呢,浑身圆溜溜的,像只大皮球,所以过去都叫它球鱼。这球鱼仗着自己身粗体圆力壮,在海里称王称霸,欺小压弱,压得虾子直不起腰,欺得墨鱼退三分,水潺一见它更是吓得一身软绵绵的。一天,小带鱼正在玩耍,突然看到球鱼冲过来,慌忙往底下一躲,头虽然钻下去了,尾巴却碰到球鱼的肚子。这一下可不得了啦,球鱼走南闯北,横冲直撞,从来没有谁敢碰一下,这,小带鱼竟敢碰了它,不禁怒火万丈。它一口咬住小带鱼的尾巴,真想一下把它嚼碎。但当它仔细看时,却不想吃了。为什么呢?它看到:带鱼小小的脑袋,竟长着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。自己呢?身子虽大,眼睛却小得像颗乌豆,眼不亮,看不远,多不便呀!鲨鱼想:要是多吃些带鱼的大眼睛,我这小小的眼睛一定能变得又大又亮!它对小带鱼大声喝道:“呔!小家伙,今天暂且饶了你,给你一个赎命的机会。回去后,在三天之内,交给我一百双像你一样大的眼珠子来,要是办不到,嘿嘿,那就别怪我口中不留情!”。这下可把小带鱼吓傻了,回去后,向它父母亲一哭诉,两条大带鱼也慌了。公带鱼说:“孩子啊,取眼睛是要命的呀,谁愿意把眼睛给你呀!”母带鱼也叫着:“这丧尽天良的球鱼呵!叫我们怎么办唷?”小带鱼一家,白天吃不下,晚上睡不着,又急又愁。愁得突出了眼睛,急得凸起了头骨,急了三天三夜,也拿不出一个好主意。第三天,球鱼摇摇摆摆找上门来了,劈头就问:“喂!期限到了,快把一百双眼珠子交出来。”“大球爷啊!你要我们办什么事都可以,唯独这件事,实在是做不到呀,请你高抬贵手,饶过我们这一回吧!”母带鱼弓着腰,低声苦苦哀求着。球鱼那里听得进去,它一看半只眼球也没弄到手,大动肝火,二话没说,一口吞了小带鱼,又把两条大带鱼狠狠一摔,用自己身子把它们重重地压了下去。压呀压,两条带鱼圆圆的身体被压得扁扁的,连圆圆的脑袋也被压扁了。球鱼还不解恨,又把它俩拉出来,揪着它们的嘴巴,问着:“再限你们三天,办到办不到?”两条带鱼的嘴巴揪成尖尖的,疼得“喔唷喔唷”叫,球鱼没有听清楚,以为是“哦哦”答应了,才放开了。带鱼带着一身的伤痛回到家里,哭个不停。哭声惊动了左右邻居。众鱼围拢上来,问明了情由,都忿忿不平。鳓鱼说:“球鱼太霸道了,这是存心不让我们活下去!”鲳鱼说:“它在海里横行霸道,谁能安心过日子?今天欺负带鱼它们,明天又会欺到我们头上!不能让它再横行下去了!”公带鱼又羞又恨,说:“反正我们活不了啦,等死不如一拚,大家助我们一阵,与球鱼拚了!”众鱼对球鱼早已恨之入骨,都愿意相助,与球鱼斗个输赢。三天到了,众鱼汇集在一起,密密麻麻数都数不过来。球鱼来了,一看有那么多的鱼,以为是来向它献眼睛的,得意洋洋。冷不防众鱼冲了上去,有的咬它的身,有的啃它的头,有的用鱼刺刺它的尾。带鱼报仇心切,更是冲在前,一左一右咬住了它的腰。真是“猛虎难敌群猴呀”!球鱼顾前顾不了后,挡右挡不了左,左右挨打,越斗越惨,满身是伤。它在海上横行多年,从没尝过挨打的滋味哩,这一会呀,真是尝够了!它不敢再斗下去,拚命挣扎,冲出了一个缺口,逃了。众鱼紧紧追了上去。球鱼被打懵了头,拚命逃跑,后面众鱼越追越近。它吓得魂飞魄散,心惊肉跳,根本分不清天南海北,左避右逃,一下塞进了礁石缝里,头是钻过去了,却因身子太大,夹在石缝中间,怎么也过不了。这下球鱼急了,使尽平生力气往前挤,挤呀挤,大圆球挤成了长筒条子,原来圆圆的身子被挤成长长的,两腰部被礁石刮去了一大片肉。“嘣”地一声,球鱼窜出了石缝,却又一下子撞到了沙滩上。众鱼见球鱼离了水,没法再追打了,才高高兴兴地回家。球鱼躺在沙滩上,浑身伤痛像针扎似地难受,疼得前翻后仰。这一翻滚更糟糕了,一颗颗沙粒都嵌进了血糊糊的肉里。直到潮水涨上来,才免了一条死命。但是那渗进肉的沙粘在里面,再也没法弄清爽,因此,人们后来就改叫它鲨鱼了。现在,带鱼那尖尖的嘴巴,扁扁的身体,就是被鲨鱼弄成的。这一次变故,使它们明白了:“向恶鱼哀求宽饶,不如齐心协力同它争斗。”它们把这个道理当作传家宝,一代一代传了下来。一直到现在,它们还记住前辈的话,从不单条出游,总是成群结队地生活在一起,互相有个照应,所以现在渔民捕到的带鱼,都是一群一群的哩。李众成[讲述] 陈海欧[记录整理]
  • 2014-04-26 06:50:18 鲨鱼应考
    鲨鱼一族有兄弟三个。老大长得脑肥体胖,全身泛油,叫油桶鲨。老二长得扁平扁平,头部又尖又硬,叫犁头鲨。老三呢?生得瘦筋筋的,个子又小,叫瘪鲨。三兄弟分家多年,各自过日子。油桶鲨家业大、钱财多,是东海里数得着的财主;犁头鲨有力气,敢拚命,是东海的土霸王。它俩都看不起又穷又弱小的三弟。再说海龟当了多年的龙宫丞相,岁数一年比一年大,手脚渐渐不灵便了。水晶宫里杂七杂八的事情多,样样操心,它实在应付不了,就向龙王上了一道奏章,恳请告老辞位,另换一个丞相。龙王说啥也不肯让这左右臂失去,铁定主意不换。后来,经不住海龟横请求、竖哀告,龙王这才发下一道旨令,准许海龟选一个机灵的水族当当帮手。这道旨令,也真叫海龟为难:海里的水族成千成万,选谁当帮手才合龙王心意呢?海龟想了三天三夜,还拿不定主意。这一天,它慢慢游出龙宫,正想着心事,迎头碰上了油桶鲨和犁头鲨。油桶鲨问:“老丞相呀,今天为啥心事重重?”海龟实话实说,回答道:“龙王准我选个帮手,我左思右想正为难,不知选谁才好!”鲨鱼两兄弟一听,想:哈哈,这差使好哩!能在龙宫里办事,比别的水族就高出一头了。要是能再在龙王面前说说话,日后的好处多着哩!于是一起对海龟说:“老丞相不用费心东想西找了,我们两兄弟,任你挑一个吧。”“你们俩?”海龟盯着它们看了一会,摇摇头,慢吞吞地答道,“别想得太容易了。龙王说过,这个帮手一定要选得合它的心意。它要当殿考对,亲自选定哩!”油桶鲨和犁头鲨说:“就让我们先应考,去碰碰运气吧!”它们缠着海龟,一个拉,一个推,要去龙宫。弄得海龟没办法,只得带它们去试一试。三个正游着,听得背后“哗哗哗”一阵响,回头一看,是老三瘪鲨跟来了。油桶鲨粗声粗气地问:“你来干啥?”“不是说去应考么?我也去。”犁头鲨晃着尖脑袋,不耐烦地说:“凭你这穷酸相,龙王看一眼都要皱眉头,还轮上应考?弄不好,连我们都要受拖累!快死了心回家去吧!”瘪鲨这一回可不肯退让,争辩说:“应考凭的是才学,又不是考家产、考力气,我为啥去不得?”三兄弟争个不休,海龟出面相劝:“别吵了,反正是去试一试,保不住哪一个选中,哪一个选不中,都去,都去!”鲨鱼三兄弟跟海龟进了水晶宫殿。龙王看它们圆的圆,扁的扁,尖的尖,三个没一个有好长相,最后面的一个更是瘦得可怜,不由得眉毛紧皱,心里先就不喜欢了。暗想:凭这样的相貌,会有什么好才学?随便试一试,让它们死了这条心,早点回去吧!就随口问道:“你们都是来应考的?”鲨鱼三兄弟应道:“是的。”“那好呀,谁先回答:大海里什么最多,什么最少?”油桶鲨想想这道题容易哩,连忙抢先说:“我来答。大海里什么最多?数我的家产最多:黄金当床,白银当碗,珍珠铺地面,谁也比不上。大海里什么最少?我家老三家产最少,它穷得连块床板都没有。”油桶鲨刚答完,守护在龙殿里的虾兵们“哄”的一声都笑了,海龟急得直摇头。龙王笑也不是,气也不是,抖抖龙须说道:“咳,你身子比桶还大,眼珠子却比沙子还小。睁大眼睛看一看,你的家产比得上我龙宫的一根毫毛么?像你这样的蠢才来应什么试!快给我退到一边去!”油桶鲨涨红了脸,缩缩身子退到一边。龙王又问:“大海里什么最硬,什么最软?”犁头鲨想想这道题容易哩,连忙抢着说:“我来答。大海里数我的头骨最硬,谁见了我都要让三分;大海里数我家老三最软,谁见了都要欺负它。龙王爷不信,我当面试给你看。”犁头鲨说着,一头向龙殿的大柱撞去,只听“啪”一声,大柱纹丝未损,它的头倒给撞肿了。惹得虾兵们笑得直不起腰,海龟急得直叹气。龙王发火了,翘起龙须喊道:“呔!你真是胆大包天,竟敢在龙宫里放肆,给我滚下去!”犁头鲨吓坏了,顾不得头上伤痛,连滚带爬,爬到油桶鲨旁边。龙王的火气还没消哩,它看了看剩下的瘪鲨,没好气地问:“你说,大海里什么最大,什么最小?”只见瘪鲨从从容容上前一步,对着龙王施了个礼,答道:“大海里大的东西多哩,不过我比来比去,还是我二哥的胆子最大;大海里小的东西不少,我比来比去,还算我大哥的眼珠子最小。”咦,瘪鲨应答得怪,谁也料想不到哩!龙王奇怪地问:“什么?你快快讲个明白。”瘪鲨说:“龙宫大,大不过海;海大,大不过天。龙王刚才讲我二哥胆大包天,它的胆能包住天,不是比什么都大?石子小,小不过珠子;珠子小,小不过沙子。我大哥的眼珠子比沙子小,这话,也是您亲口讲的呀!”几句话,又有趣味又合龙王的心思,讲得虾兵们连声赞好,海龟不住点头。龙王火也息了,气也消了,笑呵呵说道:“哎呀,真是海不可斗量,人不可貌相。看不出你这貌不惊人的瘪鲨还有点真才学哩。好,就选你给海龟丞相当帮手吧!”龙王一时高兴,又令蟹将从龙宫宝库里挑出一顶帽顶扁圆、两个帽翼长长的公子盔,赐给瘪鲨戴上。一向看不起瘪鲨的油桶鲨和犁头鲨,羞得抬不起头,趁龙宫里给瘪鲨贺喜的热闹时候,急忙溜走了。瘪鲨戴上公子盔,当了一段时间的丞相帮手,据说还办了不少好事哩,海里的水族也都改口叫它“公子鲨”了。直到现在,海里还有一种长相奇特的鲨鱼,头前部两侧长得呈锤形,像戴着一顶官帽子,据说就是它传下的子孙。打鱼人称它公子鲨,知文知字的称它做双髻鲨。陈金彪[讲述] 邱国鹰[记录整理]
  • 2014-04-26 06:50:20 鲨鱼的誓言
    鲨鱼剖成鲞晒的时候,最怕被月亮光照到,一照,鱼肉就变酸了。这是啥缘故呢?原来,很早很早以前,鲨鱼身上没有这件银灰色的沙皮衣,而是跟别的鱼一样,身上全是灰色的鳞片,从头到尾,一片灰溜溜。海里的水族常聚在一起,免不了评长论短:某某鱼鳞片好看啦,某某鱼相貌堂堂啦。讲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每当这个时候,鲨鱼就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。为啥?它想:黄鱼的鳞片是金黄金黄的,带鱼的鳞片是银白银白的,多漂亮!自己呢,却是灰不溜秋的;螃蟹身穿铁甲,鳓鱼腹佩尖刀,个个相貌堂堂、威风凛凛,自己呢,却长得嘴尖下巴短,像个丑八怪。唉,倒霉透啦!它多想自己能换一身好鳞片,换一副好相貌呵!真是日也盼,夜也想,想得身子都瘦了。一天,鲨鱼碰见了海龟。这一下,就像生漆碰到胶,粘上了。它拉着海龟不让走,哀求道:“龟爷,龟爷,你在水族中年岁最大,见识最广,你肯帮我的忙吗?”“帮啥忙?”“呶,我的鳞片灰溜溜的,长相又难看,有啥法子换一件漂亮的外衣?”海龟说:“哎呀呀,鳞片漂亮、长相好看顶啥用呀,心肠好才顶用哩!”“不不不,用场大着哩!鳞片漂亮,讲话也响,求求你帮个忙吧!”海龟被缠得没法子,只得出了个主意说:“换相貌我没法想,换件外衣倒可以。你去找太阳吧,求它给你一件金龙衣。”鲨鱼听说要找太阳,吓得连连摇头,说:“太阳脾气暴躁得很,我不敢去。”“要不,去找月亮,求它给你一件银沙衣。”“好,好,找月亮去。”鲨鱼兴冲冲找到月亮,把自己的苦楚添油加醋诉说了一通,哀求说:“我处处受欺负,好可怜呵!听海龟爷说,你有银沙衣,又肯帮忙。月亮呀,你发发善心吧。我叫子子孙孙都记着你的好处。”月亮说:“咳,只怕你有了漂亮的外衣,反去讥笑、欺负别的鱼。”鲨鱼赶紧发誓说:“哪能呀!我要是欺负别的鱼,下回见到你,定会烂心肝、坏肚肠,全身发酸!”“好啦,好啦,不用赌咒了。好话一担,抵不上好事一件。看你这副可怜相,就帮你一回吧。”月亮说着,扯过一片白云,撮上一把银沙,吹口气,变成了一件雪亮雪亮的衣衫,送给鲨鱼。鲨鱼高兴呵。银沙衣雪白雪白的,比黄鱼它们漂亮得多了;银沙衣又坚又韧,比螃蟹它们的铁甲还顶用哩!它赶紧披在身上。可惜的是,鲨鱼的身子太黑了,雪白的衣衫穿上去,竟变成了银灰色。不过,比起原先那灰溜溜的鳞片,毕竟是换了一副模样,它也心满意足了。鲨鱼得意洋洋回到海底,别的鱼虾见了,又惊奇,又称赞。连海龙王也对它另眼相看了,选它守护龙宫的大门。鲨鱼的身份一下子高了,它在龙宫进出,在龙王面前走动,真是威风凛凛呵。日子一久,把原先被别的水族看不起的苦楚忘了,把自己在月亮前的赌咒丢了,处处摆起霸王的架子,欺凌起小鱼小虾来啦!海龟看不惯鲨鱼的蛮横相,劝它说:“有了今日,莫忘当初。你这样乱来,不是把月亮的一番情意全丢了?”鲨鱼白了海龟一眼,不作声。等海龟走远了,鲨鱼这才想起:“哎呀呀,不好,我在月亮面前发过誓的,要是真的心肝烂、肚肠坏,身子发酸,怎么办呢?”它后悔当初不该发誓,如今怎样才能逃脱这个咒言呢?挖空心思想呀想的,忽然想到个主意:“对了,我发誓说再见到月亮才烂肝肠。只要我躲开不再见它,这咒就不顶用了!常言道,‘牛皮上写字还要人老实’,世间发誓赌咒都是假的,我又何必当真!”这以后,鲨鱼就光往深水里钻,从不在夜里浮上水面,免得给月亮见到。可是,它在海里躲过了,在岸上却难躲。鲨鱼被打上来后,剖成鲞了,别看它的肝肠全掏光,只剩下皮肉,可是一见到月亮,它照样变酸。陈懿琛[讲述] 邱国鹰[记录整理]
  • 2014-04-26 06:50:22 海魟欠鲨鱼三担肉
    我们近海里,要算魟这种鱼最大了。大到什么地步呢?它转一个弯呀,要半个时辰。锯它一节中心骨,可以做个大香炉,旁边连着的两只肋排骨,还可以雕龙刻凤呢!有一年,一个讨海人出海挖藤壶,把小灶架在一堵岩壁上煮吃,过一会,小灶跟着那岩壁慢慢沉下了。细细一看,原来那不是岩壁,是一条大海魟。你讲魟鱼大不大?鲨鱼也算是大鱼,比起海魟来就差多了。冬天一到,冬霜一打,鲨鱼就变得呆头呆脑,叫做“呆鲨”。潮水东来,它浮起来;潮水西退,它沉下去。整日闭着眼珠,张开大嘴,吃吃飘浮海面的小虾,填填肚皮。海魟吃遍了海里的各式小鱼,看鲨鱼呆头呆脑,也想吃鲨鱼;鲨鱼呢,看海魟笨手笨脚,也看它不起。一日,海魟想出了一个主意,对鲨鱼讲:“我们来比游水,好吗?”鲨鱼一听,啥?这笨家伙要比游水,嘿,真有意思!就应着:“好,输了怎样,赢了怎样?”“输的给赢的三担肉。”鲨鱼从来没听过这个赌注,觉得蛮有意思。不过它讲:“三担肉还不值三担虾。”“不,不,三担肉,一言为定。”海魟算准鲨鱼有三百斤重,一心想吃它,一口咬定三担肉。鲨鱼也就应允了。比赛一开始,鲨鱼就尽力向前游,但总是呆头呆脑,游不快。海魟不紧不慢,跟在鲨鱼后面,只等鲨鱼游得没气力了,就吃掉它。这一日正是五月端午节,划龙船的锣鼓震天动地。龙船驶近鲨鱼,“通通通”几声锣鼓,把鲨鱼狠狠一震。鲨鱼一下变得头脑清醒,身子也灵活了。只见它尾一摆,头一钻,几下就甩掉海魟,游得远远的。海魟没料到这一下,赶紧追,追了一阵追不上,“呼哧呼哧”喘粗气,也不游了,回转身,找了一个地方歇息。鲨鱼游到了头,左等右等,不见海魟,就倒游回来,找着海魟,大叫:“喂,你输了,给我三担肉!”海魟喘着粗气,“喷”一声,讲:“谁欠你三担肉?那是我讲着玩的。”鲨鱼见海魟输了还耍歪,很气,张开大嘴,露出尖牙,在海魟屁股后狠狠咬下一块肉。海魟痛得全身一抖,等它笨手笨脚转过身来,鲨鱼早游走了。从那次以后,鲨鱼过了五月端午节,龙船鼓一敲,就头脑清醒,变灵活了。它见了海魟,常常不声不响,咬一口就走,这是向它讨还三担肉的赌注呢。直到今日,海边人还常说:“海魟欠鲨鱼三担肉”,这句话就是这样来的。陈懿琛[讲述] 邱国鹰[记录整理]
  • 2014-04-26 06:50:24 鲨鱼拜海螺当师傅
    一粒小海螺,长在岩壁,这个岩壁在福建。有一日,一条大鲨鱼游呀游,游到这个岩壁边,大鲨鱼就在那里笑啦,说:“海螺呀海螺,长在岩壁,大在岩壁,真没用。像我,生在大海,普天下游遍,真惬意!”正讲着哩,小海螺称呼他了:“鲨鱼哥,鲨鱼哥,你本领确实强,我没用。我们来比一比,今日初十,过十天,一定到上海大世界玩。我若晚到,你叫我三声‘海螺乌龟’,我拜你做师父;你若晚到呢,也照这话叫。”正在讲呢,好,一只海龟听到了,说:“嗨,我做公证人。”小海螺想啦,海里的大鱼第一是鲸鱼,第二是鲨鱼,若是没有公证人,怎样跟鲨鱼论输赢呢?就讲:“好的,好的。”鲨鱼是洋洋得意,心里想:“你这小东西,不用讲十天,就是十年,你也游不到上海。福建过浙江到上海,头尾三个省,你这个小海螺有什么办法啊。我鲨鱼,不出三五日就到上海。就是在路上玩几日,有啥要紧!”也对海龟说:“好,你当公证人。”好,比就比。小海螺想,这里经常有货轮开过。嗬,一算,嗳,正好,过两日一定有货轮。它就沉到海上,滚呀滚,滚到涂滩。第三日,一只货轮开来,小海螺尽力一蹬,把货轮船底吸牢,随船走啦!轮船开了五天,小海螺十八这一天就进上海黄浦江,到啦!海龟想:我是做公证人呀,讲了二十这一天到,不能迟了。也就泅啦。海龟一泅去呢,正好是二十这一天。小海螺说:“哎,龟哥,你来啦?!我十八就到了。”呵,海龟想想奇怪了,你这小海螺怎么这样快呀!就说了:“你到了,好好好。”鲨鱼呢,讲自己有本事,慢慢游。结果,游呀游,廿五这一天才到。小海螺看见,说:“啊,鲨鱼哥,才到呀!我十八这一日到,黄浦江全玩遍了。”鲨鱼应不出了。小海螺又说了:“你输了,我叫你三声乌龟,拜我做师父!”海龟也说了:“对对对,我是公证人。要不,我何必早早泅来,泅得苦。我也一起叫。”戆鲨鱼拜小海螺当师父,典出这里。吴在江[讲述] 柯旭东[记录整理]
  • 老早,鲨鱼身上光滑滑的,没有恁多的沙粒,也不叫鲨鱼。那叫什么鱼呢?上一辈没传下来,就叫大鱼吧!有一年春天,这条大鱼从深海游到浅海边玩,听到岸边传来一阵锣鼓声。它从来没听过恁好听的声音,听呀听得入了神。潮水慢慢退下了,它还眯起双眼听得有味,只当自己还在深水里。潮水退尽了,它卧在浅滩上,爬又爬不动,太阳又猛,一点法子也没有,气越喘越粗,身越来越软,昏了过去。涨潮了,浅水鱼都随潮水游来,游在前面的鲻鱼,看到前面有一个大东西,叫起来。大家赶过去一看,是一条大鱼,昏沉沉的躺在浅水里。虾子、黄扁鱼吓半死,逃开了。只有海蛇,转了转细眼睛,说:“不要怕,不要逃,惊动大鱼,大家都没命的,我们一定要把它打死!”鲻鱼说:“这么大的东西,我们怎么打得过它?还是赶快逃命!”海蛇说:‘我们不趁它困着时打死它,等一下醒过来,会把我们统统吃掉的。再说,就是它不吃我们,也会在我们这里称王称霸。”大家听了海蛇的话,都停住了步。海蛇又偷偷对着鲻鱼的耳朵说:“我们把它打死,你我就是这里的头儿了。你做王,我做相。”鲻鱼动了心:“怎么打呢?”“这好办!你把所有的兵马调来,围着它。我嘴里有X,咬它一口。你们再围住打,它就没命了。”鲻鱼叫来了鱼子鱼孙,把大鱼团圈围牢。海蛇钻到大鱼的肚下,用尽平生气力,咬了一口。大鱼痛醒过来,一看,自己被恁多恶鱼围牢,晓得事情不好,用力把粗尾巴一甩。这一甩真不得了,打死了几十条鲻鱼。大家见大鱼有恁大威力,吓得魂飞魄散,拼命逃。大鱼慢慢转身向海深处游。游呀,游呀,游到一半,X气上升,只觉得通身又疼又痒,又红又肿,皮也烂了,血丝渗出来了。它只好游到浅近沙滩,用力在沙滩上磨呀,擦呀。那晓得越痒越擦,越擦越痒,擦得皮破血流,沙粒嵌进了血糊糊的肉里,再一次昏过去。这一昏,昏了三日三夜。三日过后,X气退了,它醒来一看,身上的皮成了一件铁沙衣。大鱼看看自己的皮变得不三不四,急半死,调转身,又向原先的浅海游去。一路上专门找鲻鱼。游啊,游啊,碰上了一群鲻鱼,它一口咬住领头一条,怒冲冲问:“是谁打头害我?X是谁放的?”鲻鱼吓得嗦嗦抖:“都……都是海蛇……”大鱼一口把鲻鱼吞下了肚,又去找海蛇。到了浅海滩,只见前面有一堆鱼虾,海蛇正摆头晃脑,晓不得又在出什么鬼主意。大鱼一见到仇人,眼睛冒烟了,扑了上去咬住海蛇。海蛇转身咬住了大鱼的喉咙,大鱼的皮现在有了沙,很硬,海蛇咬断了牙,也咬不进去。大鱼看它又作恶放X,更加发怒,一口把它咬成两段。鲻鱼和其它鱼见了,都拚命逃。大鱼追去,又吃了许多鲻鱼,才平息怒气,慢慢向深海游去。从这以后,海里就有了这种通身长满沙粒的鱼,大家叫它鲨鱼。每年春天,鲨鱼都要游到浅海,寻海蛇和鲻鱼报仇。南存亿[讲述] 黄信爱[记录整理]
  • 2014-04-26 06:50:28 贪心的花专鱼
    东海龙王的三太子出宫观赏春景,一不留神,跌了一跤,头部碰了一个大窟窿,血流满地,顿时昏倒在岩石上。随从的虾兵蟹将,七手八脚地把它抬回了龙宫,龙宫御医水尖鱼一检查,咳,伤势太重,流血过多,只有赶快补血才能救转过来。龙王急下一道旨令,不管大小鱼虾,都来龙宫献血,搭救三太子。龙王的旨令传到深海,龙头鱼、虾蛄、红虾一听这是救命的大事,二话没说,就向龙宫游去。花专鱼也接到旨令了。它见龙头鱼它们都动了身,不敢违令,也尾随游去。可是,它心里头不情愿啊。它想:献血这事太可怕了,如果献了,自己的生命保得牢吗?如果不献,龙王面前又怎么交帐呢?它越想越害怕,越想越苦恼,游一程,停一阵,远远地落在后头。花专鱼游到龙宫门口时,龙头鱼、虾蛄和红虾献完血出来了,龙头鱼问:“哎,老兄,你跟我们一起出来,怎么游到这时才来呀?我们都献了血啦,你快进去吧!”花专鱼见献血的鱼虾越来越少,心里更不自在了。它皱着眉头想呀想的,忽然想出了一条“妙计”,顿时不发呆了。它摆出一付痛痛快快的样子,进宫去献了血。离宫时,它假装踉踉跄跄,游一步,晃三晃,摇摇晃晃游回家。一到家,就装起病来,整天躺在床上,发出一阵又一阵呻吟。龙头鱼、虾蛄和红虾路过花专鱼家,听到呻吟声,就推门进去看究竟。花专鱼听到推门声,呻吟得更响了,一声连着一声。龙头鱼急切地说:“老兄,你这是怎么了?”花专鱼哭丧着脸回答:“自从献血给三太子以后,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觉得头昏眼花身子软,一直起不了床。哎哟,我好可怜啊!”虾蛄问:“会不会是血献得太多的缘故?”这句话,正中花专鱼的心意哩!它连忙应答:“一定是这样,一定是这样。你们替我设个法子吧。要不,往后我怎么过日子呢?”虾蛄信以为真,转过身对龙头鱼说:“老这样病下去不行呀,我们是不是一起献点血给它,使它早日康复,好吗?”龙头鱼和红虾连声说好,找来水尖鱼帮忙,三个各献了血给花专鱼。献完血,水尖鱼陪龙头鱼、虾蛄、红虾回家。还没游到家门口,龙头鱼它们忽然一阵头昏目眩,一时支持不住,全都“扑通”一声,昏倒在地。水尖鱼赶紧救治,东摸摸,西看看,没发现什么毛病。后来再仔细一检查,不禁大叫起来:“啊呀,糟了!它们的血都没啦!”原来,龙头鱼它们个儿小,血本来就不多,加上两次献血,竟把血全献完了!水尖鱼连忙召来几名虾兵,把龙头鱼它们抬进龙宫。龙王知道了这件事,十分赞赏,叫水尖鱼设法让它们也能过日子。水尖鱼说:“别的法子也难想,只有把它们迁到浅海一带生活。那里阳光充足,水流也缓,在那里它们照样能活得好的。”龙王同意了。龙头鱼它们的事才调理完毕,那边又有虾兵来报:“花专鱼也昏倒了。”原来,花专鱼骗得了血,正在高兴,不料,几种血掺在一起,太多了,直往脑门冲。水尖鱼赶到时,花专鱼已经醒过来了,它红着脸,支支吾吾地不敢说出昏倒的缘故,水尖鱼只得随它去了。从此,龙头鱼、虾蛄、红虾就定居在浅海了,它们通身连一滴血也没有,可是味道照样很鲜美,受到人们的喜爱。花专鱼呢?虽说它的血多,反倒不好,人们吃得多了,会感到头痛、脸红,所以渔人捕到这种鱼,很讨厌它,都要多剖几刀,让它的血流尽了再吃。施亚仁[讲述] 林新贵[记录整理]
  • 2014-04-26 06:50:30 伤痕斑斑的跳鱼
    每当海水退潮的时候,我们到海涂上摸鱼捉蟹,总会看到一群一群的跳鱼在海涂上懒洋洋地跳着,爬着,它身上黑溜溜,背上杂有斑斑伤痕。为什么它身上有这么多的伤斑呢?这里有个故事。很早以前,跳鱼身上并没有伤斑。它懒,每天在海涂上东颠西跳的,什么事都不愿干,也不会干。它这种懒惰本性叫蟹看中了,就叫它当帮手,两个合伙欺侮小水族。它们今天去欺侮小红虾,过两天又去欺侮小泥螺。弱小水族被它们闹得无法过日子。有一个小泥螺,父母和和几个兄弟都被蟹咬死了,它哭呀、哭呀,哭得双眼红肿。正哭得伤心,来了一个海葵,很同情它,说:“小泥螺呀,你去深海找有威望的海刺球。我们一起想办法治一治这两个家伙。”小泥螺擦干眼泪,往深海里爬去,在深海的岩石上找到了海刺球,把自己的冤仇告诉了它。海刺球对小泥螺也十分同情,一起来找海葵,还把受蟹和跳鱼欺侮的小黑螺小虾都找来了。小泥螺见有这么多的水族帮它报仇,胆也壮了,抢先说:“我去把跳鱼引来,让它也尝尝挨打的味道。”小虾说:“我也去把蟹引到这里,教训教训它!”小泥螺和虾正向外走,蟹和跳鱼又出来逞凶了。小泥螺和虾假装害怕,一步一步往后退,把这两个家伙引到海葵它们这里。海葵见蟹和跳鱼上了钩,就和海刺球赶过来,用触须紧紧地把它们吸住。这一吸,吸得跳鱼痛得大声怪叫,再也跳不走了;蟹被吸得连两只大螯也失去了威风,只得苦苦哀求饶命。这时海刺球从身上拔下三支刺,叫小黑螺刺在蟹的脐眼上和两腮上,使它再也不能胡作非为。海葵把跳鱼吸得筋疲力尽,按倒在地。小泥螺和小虾们还不解恨,你一拳、我一脚地揍它,揍一下,跳鱼的背上就留下了一个斑点;揍两下,就留下两个斑点。直到跳鱼昏过去,小泥螺和小虾它们才住了手。蟹自那次被海刺球刺了之后,每走一步脐眼就发痛,没法顺着行走,只好横着爬了。这次教训它记得很深哩,为了免得再挨打,它就在海涂上打了一个深洞,把打出的土团团围起了一个围墙,躲在里边。而跳鱼呢,背上就留下这么多斑斑点点的伤痕了。张孚进[讲述] 王金焕[记录整理]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