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童话大全首页 经典童话 寓言故事 幸运五分彩app下载 神话故事 专题童话 儿童故事 童话作文

还魂虎骨酒

2014-04-26 04:25:59

故事摘要: 一清同治年间,临唐州的郎中高德麟进山采药,正忙碌间一阵腥吹来,只见一条碗口粗的吹风蛇出现在不远处,昂……

清同治年间,临唐州的郎中高德麟进山采药,正忙碌间一阵腥吹来,只见一条碗口粗的吹风蛇出现在不远处,昂起头发出嘶嘶声。几乎同时,一只老虎出现了,跟着便是一声虎啸。高德麟吓得三魂出窍,眼前一黑晕死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高德麟醒了。前面一只老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不远处,那条吹风蛇已断成两截,血腥之气弥漫在四周。高德麟再也顾不得采药,一路狂奔回到了家,寻来一位帮手,重新回来,把死虎抬下了山。高德麟用虎骨泡了两坛虎骨酒,又做了几帖膏药,余下则藏了起来。

这天,一位老头找到高德麟,说腰疼。高德麟号完脉,拿出一帖虎骨膏药,说:“不妨,贴个虎骨膏药就好了。”哪料五天后,高德麟被拘捕了——老人死了!尸体发黑,老人的儿子状告高德麟。如今仵作已验过尸体,结论是:中毒而亡。从老汉贴在身上的那帖膏药中,也验出了有剧毒。高德麟傻了,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了。县官大喝到:“一派胡言!天下哪有这么离奇的事。吹风蛇怎会无端挑衅老虎?虎蛇相斗,你居然能死里逃生。”

高德麟慌忙叫道:“大人,我与那老汉远日无冤近日无仇,我为什么要害死他啊?”

县官沉吟片刻,说:“毕竟人命关天,本官不得不办!”说到这儿,宣判:“高德麟医术不精,致病人中毒而亡,虽罪不可赦,但情有可原。罚银五百两,交给原告作为补偿。”

这一下,高德麟倾家荡产了,官司完后便不知去向。

一晃十几年过去了。这天,临唐州突然鞭炮齐鸣,一家药铺开张了,老板正是高德麟!

人们纷纷赶来祝贺,高德麟热情招待。正这时,有人叫了一嗓子:“当年那个治死我爷爷的郎中回来了?看样子发财了,今儿手头紧,想向你讨个吉利。”

高德麟看去,是一位面皮黝黑的青年后生。有人连忙低声说:“这是当年让你倾家荡产的那位老汉的孙子,叫李天生。自老汉的儿子拿了你那五百两银子后,就开始吃喝嫖赌,不但败了家,还落下了脏病,夫妻双双病死。李天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,如今是个街头混混儿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好。”

高德麟迎了过去说:“都是老夫当年医术不精,惭愧惭愧。”跟着便掏出五两银子放在李天生手中。李天生嘿嘿一笑,走了。可哪知几天后,李天生又来了,高德麟只得将十两纹银交给李天生,突然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。李天生急忙弯腰扶起说:“咋了?”

高德麟说:“突然眩晕,能把我扶进房吗?”

李天生扶着高德麟走进房间,高德麟倒身睡去了。李天生回身刚走到门口,看到桌子上放着一锭大银,他探身一把抓住,却拿不动。

“是小哥吗?”高德麟突然说话了。李天生应道:“是。”

高德麟翻身坐起问:“为何还不走?”李天生指着那锭大银说:“怎么拿不动?”高德麟说:“是用木头做的,钉在桌子上,自然拿不动了。”

原来自得知李天生的情况后,高德麟便打定主意想让他改邪归正。他想要试探下李天生的人品,便先故意晕倒,试探李天生有无善心,然后再用一锭假银子试探李天生是否见财起意,没想到李天生真就去拿。这时高德麟故意问话,若李天生是虚伪小人,一定会偷偷溜走。哪料李天生不但答声了,反而还直白地问为啥拿不动。足见他人虽无赖,却也实诚。

李天生要走,高德麟又说话了:“小哥留步,我有一言相劝,讨钱是乞丐所为,挣钱才是男儿本分。你已到婚配年龄了,哪家姑娘愿嫁给一个乞丐?小哥可要想仔细。”

这一句说到李天生心里去了,他早就看上了一位姑娘,可人家看不上他。高德麟眼见话起作用了,连忙又说:“如今我这里缺个帮手,不知小哥是否愿意?小哥不必急着回答。”说到这里,又拿出五两银子,交给李天生,“再给你五两,且去任意享乐。待没钱后便回到老夫小店当伙计自己挣钱。若再想白白要钱,一文不给!”

李天生接钱在手,想了想说:“好,就这么定了。”

两个月后李天生来了,不但勤快,脑瓜子也好使,高德麟非常满意。

这天,高德麟把李天生叫到身边说:“我想给你说门亲事,女方是张厨子的女儿。”

“真的!”李天生顿时两眼放光,他早在两三年前就看上了人家。

高德麟说:“我已跟张厨子说过这桩婚事了,但张厨子却说若是你,他就不答应。但若是老夫的义子,那就……”

李天生立刻跪倒叫道:“我从小就父母双亡,已把您当成了亲生父亲,怕您嫌弃我不敢说。现在,父亲大人在上,孩儿给您磕头了。”

高德麟扶起李天生说:“儿啊,从明天开始,你跟着爹好好学习医术。以后这家药店就是你的了,我也能安心颐养天年。”

从此,李天生便慢慢接管了药店。这天,高德麟把李天生叫到房间说:“当年你爷爷中毒而死后,我将所有虎骨都烧毁了,如今想来其实并非为父医术不精,而是事出有因。”接着便把偶遇虎蟒相斗的事说了一遍。最后指着桌子上那两坛虎骨酒说,“老虎恶斗巨蟒,生死大战时,体内的所有精气神都集中在筋骨上,至死没有消退。身上也被巨蟒咬伤了好几处,可见巨蟒中的毒液已经渗入到老虎体内,并附着在骨头上,所以这虎骨上既有老虎的凶气,又有蟒蛇的毒气,为父想了多年,都无法化解其中老虎的凶气和巨蟒的毒气。如今把这两坛虎骨酒交给你,须好好保管,一旦能化解掉,这虎骨酒必有起死回生的效果。”

三个月后的一天,李天生突然找到高德麟,叫道:“怪事怪事……”原来,李天生的媳妇收拾房屋时,无意间手触到了虎骨酒,却大叫:“手腕子好烫。”

李天生这个奇怪,一眼看到媳妇手腕上的玉镯,当即便眉头一挑,让妻子把玉镯退下,自己拿在手中去接触酒坛,烫得李天生差点没把玉镯扔掉。

听李天生说完,高德麟沉吟好久,突然手舞足蹈地叫了起来:“玉,自古便是祥瑞、镇邪之物,正好能镇除虎骨酒里老虎的凶气和巨蟒的毒气。你现在就去院内挖个坑,然后把这两坛虎骨酒和家中所有的玉器都放进坑内填埋上。”

半个月过去了,李天生问:“要不要挖开看看?”

高德麟说:“不能。玉镇凶、毒之气,必是番龙争虎斗,贸然挖开我担心发生意外。既然有老虎的凶气,狗一定会感觉得到。你在上面摆上根骨头,然后牵条狗来,若狗去叼骨头,就证明里面没事了。”很快一条狗被牵来,奔着那骨头就冲了过去,哪料刚跑了几步,一声哀鸣,便夹起尾巴掉头逃得无影无踪。

又是半年过去了,狗终于叼走了骨头。李天生又要挖开。高德麟说:“还不行,现在已是春天了,你去上面种些花草,然后再定!”

又是三个月过去了,花草长势茂盛,高德麟这才让动手。当二人看到满坑的碎玉,惊得直吐舌头。李天生抱出虎骨酒,俩人回到房间,打开泥封,一股淡淡的酒香飘出。李天生说:“我喝一口,试试效果。”

“不行!”高德麟脱口叫道,“爹还是害怕,万一……当年这东西曾害死了你爷爷,爹不能再让你出什么闪失了。”说完,突然抱起那坛虎骨酒,仰脖喝了一口。李天生惊叫:“爹这是干啥?”高德麟说:“无论爹是生是死,你都须记住,医者父母心,切不可贪财忘德。还有,从现在开始,你要仔细观察爹饮酒后的反应,随时记录。”

两个月过去了,李天生发现高德麟居然长出了黑发,不禁大喜过望。高德麟脸上虽很得意,但心里却隐隐有股不祥的预感。又是半年过去了,高德麟已是黑发过半,看上去年轻了十多岁,酒量也恢复了,没事就去喝两口。

这天,高德麟醉醺醺地回来了,李天生让媳妇给高德麟沏茶,自己则去坐诊,一忙就到了晚上。回店后,发现媳妇正在垂泪,李天生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媳妇捂着脸哭了起来。原来,当媳妇端着茶水,送到房后,高德麟趁媳妇递茶水的工夫,一把抓住媳妇的手,要强行非礼。媳妇拼命挣扎,终于挣脱而逃。

李天生哪里肯信,说:“爹怎么会干这种事?”媳妇没再说什么,只是一个劲地哭。

转过天,李天生来看望高德麟,只见高德麟正细细梳头呢。李天生问:“爹酒醒了?”高德麟嗯了声,说:“一会儿爹要出去一趟,不必等爹回家吃饭了。”

看着高德麟的背影,李天生愁眉不展,爹近来太反常了。不行,我要跟着去看看。只见高德麟来到酒楼,没一会儿就出来了,身边多了一位五旬开外的男人,俩人走向临唐州最大的妓院……

掌灯时分高德麟醉醺醺地回来了,李天生说:“我扶你回房休息吧。”

高德麟说:“没事,爹如今越活越年轻。”说到这里眼瞟向了李天生夫妻的内房,“爹是想告诉你件事,虎骨酒卖了个大价钱。”

李天生说:“卖给谁了?”

“自然是贵人!”高德麟得意地大笑起来。

原来一个多月前,高德麟在街上闲转,遇到了当年那位县官。如今他已官居礼部侍郎,办完差回京路过临唐州,便微服来了个故地重游。高德麟清楚当年那案子,可大可小,其实人家对自己有救命之恩,于是强拉着侍郎喝两杯。酒过三巡后,侍郎奇怪地问高德麟怎么不显老。高德麟把玉镇除虎骨凶、毒之气等事说了出来。侍郎眼珠乱转,嘿嘿笑着请高德麟明天再喝。从此二人隔三岔五地就聚在一起,先是喝酒,后来发展到了嫖娼。今天俩人出得妓院后就又去喝,席间侍郎问道:“高郎中,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回京复命吗?实不相瞒,如今皇上得了怪病,太医院束手无策。你那虎骨酒,若真能有这么神奇的效果,你敢不敢为皇帝治病?须知自古富贵险中求,机不可失失不再来。你可想清楚!”

高德麟刚说到这儿,李天生脱口叫道:“他那么大的官儿,别说要咱的虎骨酒,就是要咱的命,也是易如反掌。可为啥兜这么个大圈子?”

高德麟说:“无非是想坐收渔翁之利。若治好了皇上的病,他出来领功。要是有个闪失,他不但推得干干净净,反而还会落井下石。不过他有句话说得很对,自古富贵险中求。儿啊,爹活不了几年,你却正是青春鼎盛,爹想让你去为皇上治病,咱的虎骨酒定会治好皇上的病,到时你不但光宗耀祖,还能福荫子孙。”说到这儿,又瞟向李天生夫妻的卧房。

李天生明白了:这是要把自己推向火炕,看这样子,他还真打起了媳妇的主意。

“我不去!”李天生脸色铁青地说,“爹说过,医者父母心,切不可贪财忘德。况且虎骨酒的效用至今没搞清,绝不能用在病人身上。”

高德麟笑了两声,站起身说:“说得有道理。不过,爹想再好好看看那虎骨酒,给爹一坛如何?”

李天生说:“本来就是爹的东西,还跟孩儿商量啥。”

转过天,高德麟出了门,很快就带着侍郎回来了,把李天生叫到面前说:“这位就是当年对为父有活命之恩的恩公,特意为虎骨酒而来。”

侍郎说了几句家常后,话题一转道:“听你干爹说,你不愿意去为皇上治病。小哥太多虑了。”说到这儿一指高德麟,“我与你干爹相处快一个月了,为了试探虎骨酒的效果,本官还特意和你干爹连去了好几天妓院。你干爹神勇非常啊。对医道本官也略通一二,肾气足,精气旺。这足以证明,虎骨酒的神奇效果。大好前程就在眼前,你可不要轻易放弃。”

李天生吭哧了一阵,最后说:“既然大人对虎骨酒这么有信心,那不如大人先喝上两口。只要大人敢喝,我就敢去!”“一派胡言!”高德麟一拍桌子叫道,“大人可曾得病?快向大人道歉!”李天生说:“我凭什么要道歉!”

侍郎的眼神变得异常阴冷,说:“既然如此,那还是烦高兄去趟吧。至于你这义子,还是去边关报效朝廷吧。”

“大人!”高德麟惊恐地叫道,“可否给小老儿几天时间?我还有些急事未办。若大人不相信我,我把虎骨酒做抵押,放在大人那里。”

侍郎笑了,说:“不必,谅你也跳不出本官手掌。”然后看着李天生: “去,说不定是条荣华富贵之路,不去,则必是死路一条,去还是不去?”

“不去!”李天生大声道,“我说过了,虎骨酒的效用如何还不清楚。我爹就是实证,自喝了虎骨酒后性情大变,现在绝不能用在病人身上!”

侍郎点了点头,说:“既然你有心报效朝廷,那就成全你吧!”

李天生急了眼,道:“你要给皇上服用效果未明的虎骨酒,是救皇上,还是害皇上?你还张口报效朝廷,也配说出口!”

“啊!”李天生话音刚落,突然高德麟发出一声惨叫,接着一把撕去衣服叫道,“热啊,好热!”随即脸“刷”的一下通红,赤裸着身子跑出了门。

李天生先是一愣,随即追了出去。高德麟正满院子乱蹦呢。李天生叫来两个伙计,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高德麟制住,用绳子捆好后,累得三人大口喘气。李天生连忙号脉,过了片刻脸色大变,疯了一样跑进药房。半个时辰后,李天生端着一副汤药回来了,灌入高德麟的嘴中。没一会儿高德麟就蔫了,跟着闭上眼睡着了。

侍郎走了过去,问:“他怎么了?莫非是因为喝了虎骨酒?”

李天生说:“我又不是神仙,哪知道。”侍郎强压着怒火坐在了一旁。午时高德麟脸上赤红消退,一股黑气浮现出来。掌灯时分猛然七窍流血,抽搐了几下后,死了。

李天生放声大哭,侍郎气急败坏地走出屋,让一个伙计立刻去报官。时间不长,县令、衙役、仵作都来了。仵作验过尸后对侍郎说:“是中毒死的。跟十几年前他治死的那个老汉症状一模一样。”侍郎沉吟片刻,令衙役将李天生押到县衙,令县官和仵作寸步不离,直至高德麟入棺下葬为止。

几天后高德麟下葬了。李天生被放了回来,侍郎则回了京城。

这天晚上,李天生的妻子走了过来说:“爹死前,有封书信让我交给你。”李天生接过信,急忙展开……

原来,自高德麟跟侍郎重逢,说出喝了虎骨酒,侍郎开始跟自己称兄道弟后,便意识到惹祸了,可万没想到,居然是给皇上治病。拒绝显然不行。于是他告诉侍郎,让干儿子去。回家后趁媳妇给自己端水时,把这封书信交给了媳妇,让她去告诉李天生,说自己想非礼她。媳妇不答应。高德麟吼道:“这关系到咱全家性命,若不如此,我儿不会对我生出戒备之心。”媳妇这才答应。果然第二天侍郎就让李天生跟自己进京。高德麟回到家后,要回一坛虎骨酒,倒出一杯,拿出当年治死李天生爷爷的那几副虎骨膏药,刮下上面的药末放入酒中,喝了下去。高德麟很清楚,侍郎已经布下天罗地网,只有自己跟李天生的爷爷一般死法,才能骗得过去……

一晃十年过去了,同治帝得脏病早就死了。侍郎也已告老还乡,得了重症花重金求医。这天,一位黑脸的中年郎中来给侍郎看病,当侍郎睁开双眼,看到眼前的郎中后,竟然浑身抖动,张着嘴似乎想说话,却一口血喷了出来,两眼一翻,死了……

三天后,黑脸郎中跪在一座坟前说:“爹,孩儿为你报仇了。打探到那狗官的病情后,已料定狗官最怕惊吓。所以孩儿一露面,便吓死了那个狗官。”

这位黑脸郎中就是李天生!至于“还魂虎骨酒”,被李天生试出了效果,早已放心使用,救死扶伤了。

还魂虎骨酒的最新评论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