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
C轮融资4000万美金,乐乐课堂CEO毛颖:我如何在不断踩坑中成长

幸运五分彩app下载 on 2020-11-16

【猎云网】  2020年11月12日报道 (文/李彤炜)

2019年12月,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张庆乡的一所乡村小学,北风凛冽。

一位外国人出现在一群孩子中间,显得有些违和。他便是全球最大的教育科技投资基金Owl Ventures董事总经理Ian Chiu。他没见过这样的场景,一群孩子们,眼睛盯着投影仪画面中的一位老师,教室里还有另一位老师时不时按下暂停键,提问、互动。孩子们聚精会神,求学热情高涨,好似温热了外面干冷的天气。

他好奇这里的摆设:四方桌、塑料凳被包在灰色水泥墙中,孩子们目之所及的前方只有一快白板、一个投影仪。

期间,Ian想去洗手间,乐乐课堂创始人毛颖告诉他,“你可能会有些不习惯。”Ian热情洋溢,“没关系,It’s OK”。直到后来回到北京,Ian才对毛颖说,“我从来没见过只有一个洞的厕所”。

这次实地考察也让Ian对乐乐课堂的业务有了更深层的理解,于是形成投资决策。

今年9月,乐乐课堂宣布C轮融资4000万美金,由Owl Ventures领投,蓝驰资本、光速中国、五源资本(原晨兴资本)与新东方教育产业基金跟投。Owl Ventures已成立6年,名气响亮,投资的项目包括印度教育科技公司BYJU’S——估值逼近百亿美金,以及美国的大师精品在线课MasterClass等。

投资意向为何神速?

一次偶然之机,光速中国一投资人向毛颖推荐了与Ian的半小时远程对话,结果聊了2小时,Ian马上又约了所有人和毛颖的下一次交谈。

之后,Ian又以最快的速度办理签证,飞到中国见毛颖团队。在他眼里,乐乐与他们在中国市场调研的项目并不一样,“互联网教育,大家都是在做流量与用户规模,可乐乐课堂一上来说做内容,觉得比较独特。”

毛颖带着他来到张庆乡,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。Ian在山西省榆次市呆了三四天,按照既定行程,回北京后便要启程硅谷。毛颖驱车准备送机时,Ian把他叫到房间,拿出投资意向书,说,“今天不签完,我就不走了。”

毛颖被这一迅速的决策吓到了,他对Ian说,“我不喜欢不谨慎的决定。”随后二人在故宫边走边谈,直到第二天凌晨,双方律师才谈妥条约,签字。

实际上,Ian曾在美国华平工作10年,属于中晚期投资人,而中晚期投资人很注重经济模型。他早已将unit economics(单体经济模型)算了一遍,再加上四天的调研、走访,接触乐乐的客户与团队。Ian认为,教育这件事情,一旦有效果,又有意义,又在一个市场潜力巨大的地方,就足够有商业价值。

这是他迅速决定投资的原因。他说,“我觉得他们authentic(本质、真实)。

Ian在张庆乡看到的是乐乐2019年推出的面向三四线城市的乐乐轻课,其核心在于高水平标准互动录播双师的创新模式。

毛颖明白,三四线城市以下的县城、乡镇里,涌动着无数像曾经的他一样的“后浪”,渴望通过知识改变命运,但教育资源匮乏成为考学路上的拦路虎。

中国社科院发起的“中国综合社会调查”数据显示,在农村,90后仅有64.16%升入高中,而城市这一比例高达91.01%。到了高中升大学,农村的入学率降至34.41%。以北京大学为例,2015年在国内录取的2864人中,农村户籍生源为416人,占新生总数的14.53%。到了2016年,这一比例为7.1%。

这几年,如何解决教育市场下沉的问题,是各家教培机构关注、实践的方向,也是其渴望的掘金之地。巨头们虽然努力,但渗透率却不高。iResearch和招商银行研究院的报告显示,新东方在三线以下城市的教学中心占比为6.34%,好未来只占1.35%。

一二线城市汇集大量优质师资,市场相对成熟,家长们对校外辅导机构及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较高,巨头们深耕多年。但到三四线城市后,县、乡、镇的情况不同,对应学情、考情也不同,任何一个区域都会比在一二线城市投入更多的师资和教研力量。

针对这样的问题,教育方面的连续创业者毛颖在2014年年初,与五源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聊了6个小时,从晚上9点一直到凌晨。

毛颖决定做中小学互联网教育,基于掌中无限的创业经验,互联网出身的毛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:怎样用互联网的方式让教育资源更有效地互通,进入到下沉市场?经过与同样互联网出身、关注教育行业多年的资深投资人刘芹沟通,两人一致认为,内容是最本质、最核心的东西。

怎么做内容?毛颖带着核心团队成员,在清华西门一处民居“改装”的临时办公室里头脑风暴将近一周,从社区、直播到工具各种模式都想尽了,用毛颖的话来说,“黔驴技穷”。

某一天晚上,团队用手机把数学思维中很难的一个知识点“格点公式”在纸上推演讲解的过程录成3分钟短视频,第二天拿给其他人看,出乎意料,大家都记住了。

关键是这3分钟把老师平时30分钟所讲的内容清晰表达,学生听着还不走神。当晚毛颖把视频拿给正在读小学二年级的女儿乐乐看,女儿听完一遍也记住了这个四年级学生都觉得复杂的公式。这下好了,项目的名字以毛颖女儿名字命名,“乐乐课堂”。

此后,乐乐课堂将时间与精力都投入到内容打磨上,11000多个知识点,耗费巨资。他们招聘北大、清华本科毕业,有5到10年以上教学经验的老师,负责教研、讲解知识点;招聘专业动画团队制作既好看又能产生记忆点的短视频,很长一段时间内,乐乐的教研团队占团队人数百分之八十。

经过一年时间的在内容上的专注制作与打磨,2015年,C端产品中小学自适应学习App天天练上线,截至目前,天天练累计用户已超过5000万。

来源:企业供图

不断踩坑中成长

2016年开始,乐乐课堂深入三四线城市 ,开始建立自己的线下直营示范中心。这不仅是模式上的跑通,更源于毛颖的初心。

多年后,他还记得在陕西岐山县曾度过的几年小学与初中生活。那时,早上五点起床,6点到8点上课,9点回去吃早饭。再从中午12点上到下午4点,吃第二顿饭。学校条件非常非常差,教室是土坯房,遇到严寒天气,非常冷。因为地面不平,长条的木课桌、椅子总是晃来晃去。

说起曾经的同学们,毛颖有些动容。他认为大家都很聪明,但大部分人终其一生没有离开过县城,只因当初没考上大学,或者初高中读不好就辍学了。

教育这一思考,一直贯穿在他自己的经历中。2009年,毛颖35岁,是掌中无限的联合创始人。掌中无限是当年做出移动飞信的一家即时通信公司。公司稳定,收益良好,因与运营商合作,用户不属于自己,虽然“旱涝保收”,但增长天花板一直都在。

他想去读书了。毛颖花了半年时间准备考试、申请,在2009年进入美国的沃顿商学院。两年的学习,让他获益颇深,也在自身的体验上不断加深对教育的感知。毛颖说,“那是我一生中学习最努力的两年。”

首先,老师的课程讲得生动有趣,让他有醍醐灌顶之感,从理论上打通了在创业经营等实战积累上的多项脉络;其次,以前作为创业者,更多站在创业角度思考问题,这一次学习让他学会了站在投资人的角度审视,更加熟悉一家公司从产生想法到可能上市一路上的细节与典型案例。毛颖说,“结合过往经历,这一学习扩充了我更多维度,我更自信了,也可以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对话了,那种感觉很好。”

2010年,掌中无限被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收购,坐不住的毛颖在美国再次开启创业之旅。这一次,他选择教育。

尚友社区的成立旨在帮助学生申请美国、欧洲顶尖的MBA名校。但在“砸”了1000万美金后发展并不良好。“不要以为互联网的力量强大到可以改变所有传统行业。要遵循传统行业的本质。我们拿到了1000万美金,觉得可以用互联网思维迅速拓展,铺的摊子大,执行上又有些变形”。他总结说,“这都是踩坑踩出来的血泪。”

现在的他认为创业就应该勤俭节约、艰苦奋斗。“在创业这件事上,有时候资源多未必是好事。花一分钱很快,赚一分钱并不容易。”

乐乐课堂的另外一位投资人——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和毛颖认识近20年,他们曾是网易的同事,他评价毛颖,“认识这么多年,觉得他创业的激情始终没变,但对创业的敬畏心在不断增强。”

毛颖将这一敬畏心体现在每一次的执行与实干上。

他认为,若以内容为核心,光在线上还是太轻了,因为没有服务。要想真正做好中小学教育或教育培训,必须扎到“土”里去,从校区选址、装修到教学、教研,再到续班运营,都要了解,一个都不能少。整个服务流程和链条,自己和团队必须亲身经历。

想法产生后,毛颖和合伙人到地方上就开始干了。一开始没经验,走过不少弯路,也想过不少办法,比如教室怎么布置才能让学生有愉悦感,又不会在墙上乱写乱画。团队不断摸索优化,把教室的三面墙要刷成不同的渐变颜色,让学生们上课时不容易产生疲劳感;

再比如课桌椅,一开始是从建材市场直接买回来的课桌椅,发现孩子们坐着并不舒服,还会在桌子上乱写乱画。什么样的课桌椅结实耐用,还要有空间感?最后,团队花了一个礼拜时间把广东顺德10平方公里的家具厂商走了个遍,才确定至今乐乐课堂全国都在使用的两个供应厂商。

毛颖回忆,当时去了一个小县城,他们认为自己是从北京过来的,而且教研团队是名校出身,便租了个皮卡车,绕县城转悠着,喇叭里喊“乐乐课堂有多好”,但很尴尬,没人理,一个学生也没招来。最后发现,在那里,地推最管用。

为了了解下沉市场的情况,毛颖几乎跑遍安徽与山西大部分地级市。在安徽,他甚至跑遍了很多县城的中学和教育局。他至今仍清楚记得山西榆次市张庆乡有几所学校,校园的位置,大致多少学生。

问起与曾经做留学教育的高大上相比是否有落差时,毛颖答道,“没有,我觉得扎到土里更踏实,最重要的是把事做成。可能有人会觉得你在国外留过学,会不会不接地气?但其实没有,我就是本色出演,对每一个客户、每一次交谈都怀有敬畏之心。”

2019年,乐乐课堂推出“乐乐轻课”,录播双师模式也正式在江湖出现。

彼时,直播双师打得火热。把“好老师”带到下沉市场,直播双师做到了,但也有模式不足。从教学教研看,直播双师面对全国各地学生,每个城市甚至同一城市不同区使用的教材版本都不同,再加上每年的学情考情变化,很难做到本地化。

再者,直播双师一个老师负责传授知识,另一个维持课堂纪律。但因为直播老师没法中断停下来,那么线下助教互动就做不起来,学生遇到问题也无法及时解决,逐渐变成“摆设”。

乐乐轻课创的录播双师模式,线上用标准化的名师录播课讲知识,线下教室的老师承担传递情感的职能。如果遇到学生听不懂或跑神,线下老师可以停下来,让学生再看一遍,能及时解决问题。

正因为这一模式的有效性被Ian看在眼里,他的投资决定才如此迅猛。事实证明,乐乐轻课虽然于2019年推出,但现已成为乐乐课堂的核心产品。

毛颖回忆,最开始就是一家机构一家机构地敲门,介绍乐乐轻课,没想到敲到5家时就有3家愿意合作了。那时候就明白,录播双师这种模式在下沉市场是可以被接受的。

毛颖不止一次提到,“做实业就要有敬畏之心,更要艰苦朴素,因为从成本上来说,赚每一分钱比省每一分钱更难。”这是一位连续创业者的心声。关于教育,他说,“做教育一定要有敬畏之心,如果不抓住教育的本质,不能真正帮学生、老师、机构解决问题,那这样的企业一定走不长。”


阅读原文:C轮融资4000万美金,乐乐课堂CEO毛颖:我如何在不断踩坑中成长


喜欢这篇文章?

返回首页